网站页头及页脚

当前位置: 河北网络电视台-汽车频道 > 独家报道> 汽车"黄金十年"狂欢的思考

汽车“黄金十年”狂欢的思考(下)【驱动国家】

施乾元 向Ta提问

来源:网通社 原创 2018-07-30 17:21

【编者按】中国汽车四十年,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重要蓝本之一。《中国汽车四十年》通过国内40位资深媒体人对我国汽车业改革开放以来的40件大事的回顾和还原,呈现出中国汽车业发展的一段真实历史。全书分为四个版块,分别为“破冰之举”“第一支柱”“驱动家国”“改变格局”。本书全文由网通社首发连载,也可关注“禾颜阅车”微信公众号阅读。

【上接:汽车“黄金十年”狂欢的思考(中)】

对“黄金十年”的反思

2012年1月12日,中汽协公布2011年中国汽车产销量。数据显示,虽然总量仍是略有增长,但增速为此前13年来的最低水平。2011年,全国汽车产量为1841.89万辆,同比增长0.84%;全国汽车销量为1850.51万辆,同比增长2.45%。乘用车好于行业平均水平,但产销增幅也不过4%-5%。对比2010年产销量双双暴增32%以上的数字,2011年的车市,宛若酷暑进入严冬。是什么原因让车市出现如此对比强烈的兴衰更替?

应该看到,在一定程度上,政策主导为主而市场调节不足,这是“黄金十年”后期发展的重要特征。更关键的是,有些政策自身是不是足够成熟,办好事最终收获的是不是一个完美的结果,值得思考。

时逢利好,抓住机会就能成为赢家。当年,对于车市增长带来强有力推动的是政府积极的产业政策。应该说,一系列有利于汽车市场发展政策的推动,不仅提高了消费者的购买力,使得消费群体得以扩大,而且对提升消费信心,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。但是,当兴奋的心情平复下来,再做冷静的观察,或许人们会得出一些更加理性的结论。

今天,当我们重新审视十年前的购置税减半政策,可以看到,对于2008年底实施的购置税优惠政策(以至于数年之后再次实施的购置税优惠政策)一直都不乏微词。有人认为,红火了一时,遗患于后市,这当然不会是政策制定者所乐见的,但也一定是没有预见的。因而,如何在政策优惠期截止前后,做到市场平稳有序过渡,避免寅吃卯粮,过度透支后续市场,确实需要给予更多的理性思考,寻求更为合理的解决方案。

除了政策因素之外,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问题,同样需要找到解决的突破点。

1935年,我国著名学者胡焕庸提出了“胡焕庸线”这一划分我国人口密度的对比线,清晰地分割了东南/西北两部分人口分布密度与经济发展状况。但是,即便是在车市“黄金十年”之内的2009年,胡焕庸线两侧所反映出的东西地区差异依然明显。

以2009年下半年为例,东部地区由于人口基数大,经济活跃度高,消费能力较强,因而对全年市场拉动效应明显,西部地区则明显偏弱。当年,东部省份出现高达77%的增长幅度,最后被西部拉平至50%以下,东西差异可见一斑。

更让人忧心,或者说更无解的,是东部过快发展带来的管理难题。车多了,路堵了,怎么办?一个字:限。部分城市纷纷出台限制措施,人为干预车市过快增长。在部分城市,车市的缰绳,被这种简单直接的管理措施一把拽住,有限放开。

2010年12月23日下午,北京市政府、市交通委等相关部门公布了缓解北京交通拥堵的新举措,确定2011年度小客车总量额度指标为24万个(平均每月2万个)。从2010年12月24日起,北京市将开始对购买小客车实行限制;同时,北京也率先采取了购车指标通过摇号方式无偿分配的方案。

没有任何数据能说明,2011年汽车整体产销数量锐减与这样的限购措施有关。但是,同样也没有绝对的理由说明拥堵的全部成因,都应该归结到交通工具身上,这一点谁都明白。

举例来看,在高楼大厦林立的CBD之中,再立起一座座摩天大厦的时候,又有什么措施,什么人,为摩天大厦未来一定带来的区域拥堵加剧去买单或付出成本?有没有人从最初就应该为肯定出现的后果承担责任?

再比如,当我们所有的商品房都建设在郊区以至远郊的时候,每天早晚潮汐式的车流一定是城市必有的现象。有没有专业人士,在最初就考虑到半小时工作生活生态圈的问题呢?

只可惜,在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上,车尤其是私家车,成了所有矛盾集中的焦点,成了最终解决问题的核心方案。

当前,消费对国民经济的整体贡献度已经达到58.8%,而汽车整车以及关联的上下游消费,在消费整体贡献度当中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。当我们需要汽车市场发展的时候,如何做到平稳有序,如何进行有效的调控,让我们的社会运行更加和谐,让汽车市场也能有序发展,让消费者能够享受到与美好生活密切相关的品质消费,这值得所有人认真地思考。


主编点评

黄金十年助中国改变

对于家轿的普及有人归之于“汽车的黄金十年”来描述,或形容。确切地说,这是人们圆轿车梦的爆发,或者说是汽车的井喷期。对于刚刚开始富裕起来的中国人来说,尤其是在一线城市,人们见面把“你吃了吗?”改口叫“你车卖了吗?”由此成了一种新的问候语。这种时代气息,有走过冬天踏进春天的感觉。

这是一个带有时代转折的重要标志,与纪年更替相吻。不期而遇,颇具意味。但历史上并没有清晰的记载,而民间则当作了狂欢的盛宴。燃点就是上海对私人购车开禁,实施牌照额度竞购(俗称汽车照拍卖)。由此成为全国性的新闻。与之相对应的“十万元家轿”定格(夏利和赛欧)在同年北京车展上出现,也就被默认为中国家较普及的开始。于是,一篇“元年不遥远——关于轿车进入家庭的思考”发表在《解放日报》上,对中国“汽车元年”的提法有了公开的表述。

确切地说,当中国进入新世纪时,汽车成了亮点,故有百年汽车看上海之说。仿佛历史轮回,从中国第一辆汽车在沪登陆到十万元“小别克”(赛欧)一锤定音,可谓百年。对于排尿公民百姓来说,终于可以触手可及,不再是,也不忌讳拥有私家车会带来麻烦,而是表示消费能力带来的体面和对生活的理解与美好的向往。

这是个物质显形的时代,人们拥有家轿当作了幸福指数。井喷的背后与其说是物质匮乏的惩罚,不如说是有了消费和生活理念的释放。进入新世纪的中国,显示出这个国家最富有生气的日常图景就是汽车大批进入家庭,故有人说,汽车的21世纪属于中国。(颜光明)

【未完待续。本文节选自《中国汽车四十年》,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,主编:颜光明、钱蕾、王从军。撰稿人施乾元,高级记者。1987年进入中国消费者报社至今,历任专刊部、总编室、记者部、汽车事业部负责人、主任及编委等职。本书全文由网通社首发,也可关注“禾颜阅车”微信公众号阅读。未经同意不得转载。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。下期预告:“6”转“7”的民间胜利】

文章标签: 单双号 限行 责任编辑:钱蕾
0条评论

预约试驾

返回顶部

微信、QQ、支付宝扫一扫手机阅读更方便。